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版地位低

 
 
 

日志

 
 

建议编辑不要删除陆川的话  

2009-07-13 20: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hangyu:

四人谈《南京!南京!》发你的二次删改稿当早已收到。此稿件你费了不少时间精力,感谢。

我觉得你有的删减不一定必要,比如我说自己是“意淫人家的故事”,就是说越俎代庖,自己不仅主观地讲评人家的故事,居然还去设想这个影片的叙事和所谓人物设置啊、戏剧性什么的。在二次删改稿中我应你的要求将其换成了学术的词。其实座谈也可以用些口语化的表述,前提是讲清意思,且建立在理性对话的动机上。在座谈中提到“意淫”是因为这是我听到的对本片评说中的一个声音,我想在讨论中对其做点学术话语的讨论。为严肃起见,你看是否应该将说到“意淫的丰碑”的作家名字明确讲出。

同此道理,紧接我这段的陆川导演的评论我觉得也是与我的理性对话和很自然的应对,我没觉得有什么不礼貌、不学术:

“这类批评,是最让我失望的。尤其是从老师的嘴里说出来。我觉得你们失去了作为学者应有的独立思考的立场。什么是意淫?”

因为这段话是与我的对话,如果你的删节是觉得对我有批评的意思,我倒觉得保留着是挺好的。陆川导演很有电影才华,在座谈和发言整理中也都是有很理性的态度,有很清晰的表达。离开讨论,说点不相干的私下关系味道,我还总喜欢跟他套近乎找点以前的同行或朋友感觉。我觉得这些讨论也不会有什么彼此的不舒服和不礼貌。座谈中有这类思想和学术立场的交流或者交锋是很好的内容。就象我对陆川作品有的地方不喜欢也都直言。只有一个意思我是表达得比较文学一点的,就是我在给《电影艺术》写的文字中提到陆川2002年抨击独立电影,要求那些自己去参加国际电影节的独立电影导演“给正经导演留点活路”。我觉得他那时显然是站在强势地位、强势话语中打出抒情式的悲苦牌。在我们座谈时我就没提到这点不满,因为我觉得跟我们那天讨论《南京!南京!》的话题没什么直接关系。在《电影艺术》把这意思讲得比较文学也是觉得这是我个人的道德评判,即使是隐晦地、文学地讲到也觉得有点在影片讨论中夹带私货的心虚、理亏。

我觉得陆川导演回应崔卫平的一些话语也不一定删节,此片讨论中一个挺重要的应对能在《当代电影》完成挺好啊,对于建立我们的公共话语空间是很有积极性意义的。

由于有这些思考和建议,我想将我二次删改过的发言再改几个字句,用红字标出后发你,供你们审阅做最后定夺。如果不方便,就照此前文稿发也可以的。

屡次麻烦,颇有谢意、歉意。

郝建

2009613

  评论这张
 
阅读(6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