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版地位低

 
 
 

日志

 
 

点击雅典奥运闭幕式  

2008-08-28 17:1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de旧文,有感于08开幕式贴出供朋友交流)

 

                   点击雅典奥运闭幕式

 

                  郝建

没什么不能没感觉

我这里的意思是说不能没有艺术感觉,不能没有对美的感觉。雅典奥运会的开幕式让许多观众折服,我认识的各种职业的人、各种艺术追求和不同思想观点的朋友几乎都喜欢,都有点仰视。本来那个开幕式跟张艺谋没多大关系,美的感觉这个东西,有时候的确因人而异,没有尺子量的。可是,在现场看的张艺谋非要把自己跟那美轮美奂的开幕式拉扯上。从雅典回来,他一下飞机就对着电视话筒开讲。大概是说人家那个开幕式比较依靠技术,“没有激情”,还说那个导演他认识,“只能静态地构造一点东西”。比较让我吃惊的是张导后面的话,他反复强调说只要有“钱和技术”,就能超过雅典。看了那个开幕式后,我怎么也没法把那个场景跟另一个点评张艺谋的小浪潮联系起来。我估计,本来也没有几个人想到从那里说到张艺谋。不管张导演在官方话语和权力资本那里有多么主旋律,说话多么有力,可在大家一起说、有话好好说的民间话语、公共领域中,他近来的几部作品已经被揉搓得不成嘴脸。尽管有些不礼貌、可能显得不公道,我还是得说,他对开幕式的评说有点露怯,说明他对许多艺术感觉是很没感觉。从他说的那些话来看,他有点没艺术感觉者无畏的意思。我看到张导演有一种面对美的无知与无畏。我们这里有许多人因为他这番话着急上火,那是因为那些人听说零八年奥运会开幕式的总导演就是张艺谋了。因为他们觉得那个开幕式的水准就代表了所有姓中叫国人的人们的艺术鉴赏水准和营造美的能力。

闭幕式上的张艺谋8分钟一出来,网络上几乎是“嘘”声一片。网友对那8分钟的批评,有的是能说清的可以评说的,有的是说不清没法褒贬的。说不清的是它对外国人的陌生感、新奇感、吸引力到底如何我们不知道,因为这个8分钟要讨好的观众确实不是我们。哪有说做一个广告主要目的是说服本公司的员工买产品?那些超短裙美女、京剧小子、武术豆豆主要给外国人看的,而且主要不是为了让人理解而是为了吸引人,为了让外国人对北京产生新奇感,为了让人想着四年后来北京。那就是一个时间长点的广告片。宣传效果不好说,因为没调查,没数据,也许人家世界人民就爱这一口呢,看到红色就来感情,来感觉呢。符号意义,象征的主题传达怎么样,意念是否打动人说不清。但是,有没有创意,大多数人是说得出来的,节奏感是各种文化、各民族的人共通的,色彩感觉也是几乎全人类大同小异的。中国古代有的经还有二分道理“口之于味,有同嗜焉”。

我试着把我对那8分钟的感觉说出来,其中也许有些太过主观的话,也许很有些没感觉的话,但我尽量说其中那些可以“有话好好说”的东西,尽量说那些该说,大致能说清的东西。

 

女子

张艺谋这个8分钟挨骂最多的就是因为女子和孩子。漂亮女子穿超短裙上台,手拿乐器,腰里系着从牡丹坊搬来的鼓,琵琶、二胡当空舞,养眼。不知道别人看了怎么样,我觉得还算是漂亮、性感。尤其是特写镜头中的那些美女,我还真是觉得诱人,还真是看得我飞流直下三五尺:顺着嘴角流哈喇子。网友说张艺谋“色诱雅典”,我想这个开头也许对那些国际奥委会的权势老头子有效果:因为这招数是直奔老汉们心中那隐秘、最要命的就地方踢过去了。可让我觉得不大对劲的有两点。第一,那一拨女子选得太多、太漂亮、太整齐,给人的印象是特别地用心良苦,让人觉得不知道自己是到了什么六宫粉黛有颜色的地界还是遇到了美女集中营前十名大盘点。我很不明白,既然这个形态是来自女子十二乐坊,就让那十二月坊的原班人马来跳就是了,她们那可是真拉、真弹呀。难不成她们还不肯为国争光?对那一拨女子舞乐器的超短裙舞,我觉得第二个没劲的地方更是关键:她们的舞蹈动作不美。集体的那一段舞蹈编得不好,动作忸怩,不美。北野武有一部古装剑侠片叫《座头市》,他也是在一个古装戏的结尾让那些穿着日本传统服装的所有角色来了一段现代的踢踏舞,演员们还穿着日本的木屐。可是有看头地方在于:那些动作编得好看,有吸引力。这种舞蹈动作的编排是一种说不清的纯粹艺术形式感,没有教科书和标准答案;可大家看,大家感觉,大家说,贩夫走卒,七嘴八舌,三人成虎,有个公共交流的说话的广场,就会形成一些大调子、一些相对的共识,这些普遍性的感觉和反应是绝对不会错的。

 

群众群众脸在哪?

这八分钟,除了那个小孩,我几乎看不见人脸。我的意思是看不见具体的个人。看见的就是一群一群的人在那里运动。他们全是一群人组成的团队,没有个人。只有那个女子舞红绸和黄豆豆的武术是个人表演,可她们也一定要一大堆人在后面辅佐着。这还是2002年《英雄》影片中发扬光大的团体操。这也是我的重大科研成果之一:红卫兵年代过来的人,大多有的团体操情结,就喜好个运动群众。你看这8分钟和许多别的主旋律大歌舞和唯漂亮主义MTV一样,要么是集体的团体操式,要么是众星拱月式,都看不见个人。那段京剧的舞蹈动作还是挺好看的,曲调和乐器也十分好听。但也是弄得一大群人在台上,热闹是热闹,可我不见个人表现,也不知道那一群人是大人还是小孩,是名家荟萃还是无名鼠辈。京剧最是魅力的不是满台人的集体操练,而是个人唱、做的独特魅力,而且京剧要唱好了,演好了也是不需要翻译台词的,它里面有个人、有魅力形式。

 

节奏

就艺术表演的编排组合来说,不仅在于具体乐曲的节拍,更需要匠心独运、需要整体布局,它还要讲究大结构线、结构网络的起伏、编织。我对于这8分钟的表演,感觉问题比较大的是它的节奏,几乎所有的元素都是一贯到底,显得紧迫、重复,给我感觉是导演没注意到他的作品是被铺得满满的。群体舞蹈贯到底,众星拱月贯到底,红色贯到底,热闹的音乐也是占据了绝大部分时间。就是最后那个小孩是一个人,设计上意识到要轻下来、松下来,要来点单纯的童声了,也许自己也意识到别全是集体舞,可是,那个小孩的表演还是被偶然、必然的因素给弄坏了,变成了最沉重的尾巴。总体上,那段演出给人的感觉是太整齐,太严密,太设计、太算计,节奏上和布局上就没了气口,没了张弛。这个闭幕式的元素巨多,编排紧密,颇费心机,可给我的印象是计算机设计的。

 

红色

整体上用红色基调,我觉得是能说得清的错误。红色给人的生理感受是激烈点,也许容易让人兴奋,但它是不祥的、威胁的,这有实验心理学的成果。红色在视觉上是不舒服的,紧张的。火与血这些,没一样是让人心里踏实的好东西。用红色还有一个没道理的地方是对这个闭幕式的传播形式不注意。红色在灯光下一照,视觉上很容易糊涂,容易变成一大团。同时红色对于电视来说是分辨效果最差的一个色相。做过电视的人都知道,要是照度不好,噪波最先起来的就是在红色的色块上;做电视节目多翻录了几道,最先泛出来,最先失真的一定是红色。那个闭幕式上,希腊人用的偏青白的色调就很好,髙色温的灯一照,看得很清楚,视觉上也舒服。张导演的8分钟都用大红色基调,有很多稍微远景一点的镜头在我看就是一片红色,有点混沌。看来,大红灯笼不好到处挂。

 

孩子

女子的二胡琵琶舞跳得是不好看,但还不是最吓人的。8分钟里面,问题最大的是那个孩子。看到那个小女孩,我就想起上海的大作家小宝先生跟我介绍过的一本书《童年的消释》,那书是说电视年代小孩什么都早早成熟,都没有童年好过了。看看我自己周围和那大红灯笼里头的孩子,我服了,咱们这里,没孩子,个个少年老成深明大义、工于心计!即使在那孩子还没受惊吓之前,我看到的也是一个童年不在的孩子。那小女孩的表情、歌声,全不孩童,早就被我们训练成一个小大人。可我不同意《童年的消释》的作者,他说是赖电视,我说是赖大人。我女儿也早就爱看电视、总爱看电视,可我知道,她有童年。单看是大人怎么对待孩子。奥运之后,前几天电视里播的采访把这一点显摆得更清楚,那么小的孩子,不会说话,不会说自己心里想的话,要爸爸妈妈在旁边发话:“你怎么想就怎么说”。电视记者还盯着问:“你觉得你能选上吗?你觉得最后就是你上吗?”我认为8分钟有多宏大的效果也不应该让那两个小孩受这份心理折磨,这完全是不拿小孩当小孩。如果带了两个小孩去,如果她们两个人都没吃坏肚子也没摔破头,就让两个孩子一起上去,会出什么事吗?大红灯笼里头的机关升起时,两个人手拉着手,也许就少一个踉跄。可是,非要让两个女孩备选,只能上去一个,让孩子为了大人的美满服务,一定要有一个孩子心里失落、心里难受。终于钦点了一个,那个小女孩好不容易当上幸运者了,随着大红灯笼升起了。可她因为大红灯笼的机关高升就来了一个踉跄;歌唱过了,转圈忘记了,飞吻完了,身后气柱爆发的巨响烟花升起,又让那小女孩身体一颤。这惊吓是对所有具有同情心的观众的惊吓。可以说,即使那一段舞蹈京剧都是绝妙好辞,节奏安排和色彩感觉都巧夺天工,最后让全世界看到那小女孩受惊吓也会让先前的所有美好印象烟消云散。我们不把孩子当孩子,就会出现这种必然思路指导下的偶然事故。

 

创意的沉沦和主题的弘扬

对于中国古代文化元素的安排,表演中排列的密密麻麻,整个表演给人一种堆砌之感,好像要把拿得出来的文化符号都拿来显示一下。我们说一个艺术设计大气不大气,是不是有灵气和通透的灵感火花,就是看你怎么安排手上的材料。这个闭幕演出给我的印象就是简单堆砌,没有点化之后的新奇,没有让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创意。比如那个孩子,要叫我说,如果实在是觉得为国争光少不了孩子,不能把孩子拉下,就应该让她作为孩子去展示自己。实在要设计,我倒觉得可以就着孩童的特点,设计点忘记词的游戏。让她自己随心所欲了,自己随意发挥了,或者弄出点有趣、好笑的效果,让大家一起看了觉得孩童可爱,有天真气,那是个什么效果?!一个民族何时有了幽默感,就伟大了。

紧密堆砌的原因何在?因为主事的人要说事,而且要说的事太多,太重。观看那个表演,那个指导他主题的意念倒是让我们看得还比较清楚:中国文化,它红啊,它漂亮啊。这个主题让电视台的记者一解释就吓人了:“这里头有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其实那8分钟里头的琵琶传到中国只有一千三百多年,京剧统共只有二百多年。大概只有武术的历史久远一点,可武术到底是什么时候从打架、杀人变成了舞蹈还没考证得特别清楚。到底是从“执干戚舞,有苗乃服”算起,还是从“以智鄙相攻,强弱相凌。虽伤破于前,不用介意,终日以此为戏乐”算起?导演心里想着这么的伟大文化遗产要向世界展示,纯粹艺术的趣味就会被这主题传达的重任压倒,这时候,就必然要出现堆砌。那8分钟里,在雅典奥运闭幕式体育场的灯光中,我找不到那有创意的灵感在夜空中飞扬。

 

   作者通讯处: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研究所 郝建   邮编:100088

E-MAIL:haojian8963@yahoo.com.cn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