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版地位低

 
 
 

日志

 
 

品味雅典开幕式  

2008-08-28 17:2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味雅典开幕式 

                                            郝建

雅典有奥运会的那几天,日子过得快,开幕了,拿金牌了,大家都光荣了,我有时也觉得自己挺伟大,就这么伟大着、光荣着,奥运会就闭幕了。面对开幕和闭幕的两个文艺会演,国内媒体和网站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闭幕式上。我到处跟搞媒体的朋友鼓动:琢磨琢磨开幕式。为什么,因为我们好不容易才逮着这样一个不政治、不意识形态、不会涉及阴暗面,不会因为涉及到某个具体的人而陷入口水仗的话题;我们找到这样一个纯粹的话题、只跟艺术、跟美发生关系的话题颇有点不容易。可是我的媒体朋友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好话题。是的,我们时常要执着于争论那些甘朱事件,北航敲学费,贪官外逃,《盲井》里的搏命矿工。我跟几个媒体朋友说要谈谈这开幕式,他们问我:你是搞现代艺术的专家吗?不是,你懂雕塑吗?不懂,你学过美术吗,没,没学过,作品我看得多呀。你会排演大型团体操吗?我,我不会。有人找你当零八年奥运会的总导演吗?好像找不到我头上。那你有什么资格写?于是,我蔫巴了。

可越琢磨越觉得这一个开幕式好,好在我是外行,说错了也不怕专家笑话,还是说出来跟大家交流。说实话,我根本就不觉得看这点文艺会演还要专家教我们,我们事后品味还要专家来指导。我们不会做还会吃啊,吃得好吃我们自己嘴里还不知道,还要人来教?人人都是艺术家,至少面对这个开幕式的时候我们都是。

    趣味

雅典奥运开幕式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的无意义,那个导演最利害的地方在于:他不说事,用中国三十年代有过的话说,叫做“一切唯兴趣是尚”。他是追求艺术趣味第一,直觉寻找美感第一。这就是它无意义的意义,有趣味的形式。单从视觉图形上讲,火炬的设计可能是橄榄或者别的什么树叶的变形转化,但那就是一个说头,或者灵感的启发点,绝对不是为了象征什么意义或者模仿哪个植物或者动物。纵观这几年奥运逻各的图形,都是以抽象的形状动人而不是用符号或者象征来说服人。这类形式感直通我们的内心,是无意义的,几乎不可解释的。在我的信念中,只要你定睛去看,不需要多高的文化水准,也不需要什么美术理论,你都会被吸引。我闺女今年上初二,也没什么艺术修养美学训练,她看了后就说:真好看。只要你有点空闲时间去看,只要你有点心境能沉下来体味一番,你就能体验到它的感染力。这些视觉的作品就像后面比约克歌唱的音乐一样,你不用听懂她的歌词,也不用专家来给你翻译、解释其中有多少微言大义。看完了雅典开幕式我对希腊文化的久远传统、人民的勤劳好客、今日的繁荣昌盛还是依然没什么了解。雅典奥运开幕式要追寻的是一种纯粹趣味,而不是意义。闭幕式上用的那个螺旋图形也是这种有趣味的图形。因为它不是通过神秘的象征、符号性系统来隐谕什么、指代什么,这种设计的美感就是绝对不需要翻译、阐释的,它是一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趣味。那些雕塑和人的舞蹈、音乐和歌声就像中国的书法艺术一样,你欣赏一幅作品的笔意、构图布局和走势不需要跟那些文句的意义相联系,它们已经远离了它的实用功能,早就不是为了传达信息,也不是意图问候生老病死霉运道或者歌唱太平盛世好时光。是的,我没看出这里头有什么具体的主题和意思,我没读解到对运动员的提醒:你们要公平竞争啊,也看不到“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广播体操前奏曲,更没找到“放下铁饼,停止杀戮”,呼唤世界和平的大块头理想。

   

空间

一个成熟的艺术家能全面利用别人给他的舞台。老舍的《五虎断魂枪》里就写到一个练查门拳的小老头在一个小院子里想要拜师显功底,一趟拳下来把角落全走到。到奥运会上或者别处去编排艺术体操,也讲究把那块四方垫子都用到了。但是,一个高超的艺术家不仅能用意念填满人家给他的空间,还能用意念和创造与观者一起扩张、深化这个空间。看了雅典奥运会的开幕式,我才意识到提供给开幕式艺术家的不是一块大草坪,而是从体育场地平面一直到顶棚上方的这一个空间。而且,由于大多数人观看开幕式的方式是看电视,空中的俯拍也一定要用到。开幕式转播组至少在84年洛杉矶奥运会就大量用直升机或者飞艇,这就更加扩大了开幕式的可用空间。这次开幕式的设计在这方面弄得特别立体化,特别充实。第一让我叫绝的是他把场地变成了水面。也可以理解成这是艺术营造的海洋,但是我觉得那总导演这一笔的确有大创意。此举的空阔之处在于:它点化了空间,扩大了空间。放了这点水,那个艺术家就把赛场变成了深不可测的海洋,他往下延伸了空间。后面我们就看到那个雕塑从水里升了起来,喜好阐释的人也可以说这可以象征我们人类的自然演化过程、脊椎动物是从海洋里爬上岸的,还有什么什么;但我最喜欢的那个导演在平面、空间上展开空间还能把这几个层面联系得这样好,而过渡又这样顺畅。顺便说一句,我到现在也想象不出,他们怎么把那个雕塑从水里弄出来的。让我叹为观止的是:那雕塑到了空中又分解了,而分解的每一块都还是一个很有看头的抽象雕塑。后面,在一些空间的雕塑块上,人在上面舞动,那是创意的精灵在舞蹈,那是维纳斯女士派来的化身博士!到了后面,这艺术创造的空间还在往上飞腾:在体育场最上面那一层顶台上,在那没有大人也没孩子的地方,他们埋伏了焰火。到那雅典烟花特别多之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在动态中先后飞满开幕式运动场空间的作品,那是一个完整的、动态的、各种艺术门类无界限融合的艺术品,我喜欢它。

  

简化

雅典开幕式的艺术品是完整的,但里面的元素是多样的,量很大,很复杂,有音乐、有雕塑,焰火就算它是装置吧,还有舞蹈。这是一个现代艺术观念引导的设计。但是,不知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是一种简单之美。仅就每一个艺术构件的设计来讲,好像都是以简单为原则。那些东西都简单,可都具备一种简单的“有趣味的形式”。就以奥运火炬的基座和那个水里升上来的雕塑为例,两个雕塑都可以说是模仿了橄榄树叶,或者人脸,但都简化到跟具体的形没多大关系,可以说我们看不出那是模仿了什么东西也不妨碍我们欣赏。在那个开幕式上,我费尽力气也找不到复杂的线条,也找不到复杂的象征符号。开幕式的视觉思维,简单得像我们这里的泼墨山水画,象落日余晖中天边流动的火烧云。当然,不同是,我们这里画的人和看的人都非要经常夸这些山水画“画得栩栩如生”。

   

朴素

简化也许是他们追求的境界,在我看起来,得到印象就是一个朴素。简单是视觉的构成原则,是一种内在理念;朴素是效果,是我们的印象,是观赏时候的一种顺畅感和不注意性。雅典奥运开幕式的大气和高档之处、利害之处就是有许多这种看不见设计的设计和当时不引人注意的值得注意之处。天才和松弛很多是从这种效果中看出来的。草地上唱歌的那个小男孩,看他的表情,看他那一身牛仔裤和运动鞋的打扮,好像就是刚刚从街头拉来的。表演海边爱情游戏的那两个人,也像黄昏时分到海边去散步,走着走着就溜达到这开幕会场来了,溜达来还不算随意,关键是他们照样旁若无人地沉浸在他们的爱情游戏中,他们还在呢喃着他们的恋人絮语,他们好像还继续在海滩边和海水里亲热、爱抚。这种质朴的,生活态的做派,不是靠演技、靠排练、靠熟能生巧能做出来的。后来看了他们闭幕式表演中那有点显得乱哄哄的家庭婚礼和海边人群欢闹场景,更能看出导演对这种朴素美感的追求。

   

创意

这些表演、动作、雕塑、动感都给人巨简单、巨浑然之感,那作者是不是真的搞无为而治,真的随心所欲,胡乱摆布则个?开幕式上,件件作品、时时的变化、几乎每一动作都让我欣赏到创意。那天所有欣赏者的快感跟雅典人创造的快感形成了美学散步,形成了世界范围的艺术对话。导演用了许多看上去很生活化或者很模仿很简单拷贝的东西,可仔细一看,都被他点化过、都被他翻新了一点点,许多古代场地或者古代艺术被搬移到这开幕式现场,但都有新视点。开头的大屏幕上打鼓,是那个男子自己与自己打鼓相应和,屏幕上是现代技术记录下来的打鼓,而它的场景是在古代的奥林匹亚赛场遗迹。大屏幕上是之前某个时刻那人在古代奥林匹亚赛场的击鼓动作和声音,那代表一种彼时,而同一个男子又在此时、在赛场打鼓。这一新颖的意象给我们提供了多种联想的巨大空间,但它又不是一两个简单意念的传达。他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是古今的相连和延续?是对人的沟通的企盼?都不好说,我只是在其中看到那蔚蓝色的创意火花耀眼眩目,那是一种艺术家大脑里的闪亮的风采。这也是现代艺术的一种常用手法,营造一种内在相关和自我相关。中国古代讲究琴瑟相和,可它这里是琴琴相和,它玩出了一种郝建和郝建对话,郝建和郝建叫板的意境。

还有那一组或动或静的做雕塑状的人,他们时静时动,舒缓绵延,这是古希腊的雕塑蠢蠢欲动想要复活?还是周星驰在做搞笑慢动作,也许,这就是现场切换的特技台坏了,导演急中生智通过耳麦让那些演员自己做电影慢动作效果?这些活动的人形雕塑是古代记忆形式与现代的艺术思维的交合,是多种艺术的复杂混合。我几乎说不清它是怎么样镶嵌的,它不是简单的镶嵌和几种艺术效果的叠加,它是一种心灵处在极度自由状态的随心所欲,一种进入狂草境界的随意挥洒。

 

看完开幕式,天已经亮了。我愣在沙发上,眼光有点发直,身子是垮着的。朋友跟我说了几句话,都没听见。心里慢慢涌上来一些什么堆在那里。那是几分舒畅、几分敬畏;还是几分空虚,几分绝望?这时候,要有人敲门来跟我说零八年北京开幕式的大型团体操请我出山总一下,我一定先跟请我的人和所有报纸杂志的媒体朋友说:“不行,你们找别人,看了雅典的开幕式,我不弄了,我弄不了。”自然,私底下我还是要接这活的,做过坚辞不就状以后,再假装是迫于众望所归,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就为人民再服务一把吧。那前面我不是说不行了,不弄了吗,那是干吗?我只不过是用有创意的言词说出一个意思:雅典那个开幕式,我看得有感觉。

雅典奥运开幕式给我的感觉真是大方,雅典奥运开幕式给我感觉真是典雅。

   作者通讯处: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研究所 郝建   邮编:100088

E-MAIL:haojian8963@yahoo.com.cn

 

  评论这张
 
阅读(9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