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盗版地位低

 
 
 

日志

 
 

普希金是哪国人都说不清,瞎怀念什么(姜文的《太阳》批评之二)  

2007-10-18 23:0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希金是哪国人都说不清,瞎怀念什么

我总觉得,在今天的大陆做艺术,先得对,然后才能好。就是说你不能强奸历史,不能强力解释人性,不能指鹿为马,这个有了,你才可以来琢磨艺术上有趣味,有品味,有了趣味、品味作品就好。

我这么想,其实也不是很坚定,艺术史上有反例。1932年纳粹德国的女导演莱尼·瑞芬斯坦给希特勒拍《意志的胜利》和《奥林匹亚》。从政治上评价,人们都认为她的作品给纳粹做了非常有力的宣传,营造了纳粹国家主义的胜利。可是作为视觉艺术来评价,这个女导演和这几部作品一直被认为是绕不过去的高峰。顺便说一句,瑞芬斯坦用得最好最强化的技法就是爱森斯坦和社会主义美学最爱用的杂耍蒙太奇,这也是《太阳照样升起》里头最见长的视觉处理的大路子。

跟很多朋友一样,我也觉得《太阳》对1979年以前的中国有一种莫名的、或糊涂或深刻的怀念,那也许是导演自己藏着深刻、满怀深情的怀念。影片反复唱些什么最可爱的人啊、太阳照样升起来啊、喀秋莎站在河岸上呀。导演让周韵打着无数的耳光对房祖名说些这一类的言词:你不懂,你不能否认你看见了。这里导演明显是想跟观众说什么深刻的道理。从叙述手法上说,这几句台词明显是在对观众喊话,这在故事片里是很土的,很笨拙的。其实导演对一个很糟糕的年代说就是好也没啥,这在艺术上并不犯规,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但是要有话好好说,要编一个故事把它说出来,要跟大家按照我们平时说话、讲故事的常理说,这是有规矩、有伦理的。

怀旧就怀旧吧,可是你先把那个旧稍微搞清楚再来大唱颂歌长跪不起呀。普希金什么时候成了“苏联”诗人?姜文同学应去图书馆看一眼,即使在89年以前,书报杂志也是清楚地把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托斯妥耶夫斯基这一大批俄罗斯文学巨匠跟苏联的社会主义文学区分得清清楚楚。在日常语言中,凡是看这些人作品的都会清楚地知道哪些人是俄罗斯作家,哪些是苏联的主旋律文学旗手。人民文学这样的大出版社有苏俄文学部,那不是混淆而是清楚的并列,就像他们的英美文学是一个部门。也不知姜文同学是故意混淆还是无知露怯,影片的画面打的英文字幕也标明普希金是:SovietUnion的人。那鲁迅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旗手(他还真是了,现在还有人在死撑这个旗子),那龚自珍、顾炎武啊都是人民共和国的伟大诗人。姜文同学大概是真的不知道,在俄罗斯的土地上,苏维埃这个东西,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了,现在世界很多地方、很多国家,以前都是苏联,现在不是了;世界很多地方以前是有过苏维埃的,现在没有了。拜托啊,普希金死了33年,列宁才开始出来吃第一口奶,普希金鼓吹为人民歌唱,列宁鼓吹暴力,亲自下令杀了沙皇全家,建立了他的苏维埃。可列宁哪里知道,在他死后多少年,还有人捆绑了普希金到他水晶棺前面给自己献祭。

这就是现在许多人或清醒,或糊涂混乱的怀旧,他们或者把所有好的玩意都拉进那个时代,或者把过去那个时代的污水都用语言过滤掉然后再拿出来怀念,才三十年五十年的东西,就想把它打磨成老旧文物,不易。这些怀旧都是为了装点旧关山,好说出那个“今朝更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